服务热线: 400-1818-228

疾病列表 / 癫病

癫病

癫病

  一、疾病介绍

  癫病,见于中医经典《内经》。《素问·长刺节论》:“病初发,岁一发,不治,月一发,不治,月四、五发,名曰癫病。”《甲乙经·卷十一·第二》癫病,作“癫疾”。

  张登本、武长春《内经词典》:“癫病,病名。即癫痫,又名癫疾。”

  癫病,指癫痫(癎)病,又名癫疾,见于《内经》。俗称羊角风。症见发作性跌仆,意识不清,四肢抽搐,角弓反张,呕吐痰沫,甚则发作如狂。《灵枢·癫狂》:“癫疾始生,先不乐,头重痛,视举目赤,甚作极,已而烦心……癫疾始作,而引口啼呼喘悸……癫疾始作,先反僵,因而脊痛……骨癫疾者,顑齿诸腧分肉皆满而骨居,汗出烦闷,呕吐沃沫,气下泄……筋癫疾者,身倦挛急脉大……呕吐沃沫,气下泄……脉癫疾者,暴仆、四肢之脉皆胀而纵……癫疾者,疾发如狂者,死不治。”

  癫病是由于情志所伤,或先天遗传,导致痰气郁结,蒙蔽心窍,或阴阳失调,精神失常,临床表现以精神抑郁,表情淡漠,沉默痴呆,喃喃自语,出言无序,静而多喜少动为特征的一种常见多发的精神病,青壮年多见,近年来少年发病者有增加趋势。

  唐前之癫,多指癫痫病

  时贤张纲《中医百病名源考·癫》云:“先秦两汉以至于隋,以癫为名者,均指间而发作之暴仆筋挛之病而言。”即今之癫痫病。

  《难经·五十九难》云:“癫疾始发,意不乐,僵仆直视。”

  汉·张仲景《金匮要略·妇人杂病》:“奄忽眩冒,状如厥癫。”

  晋·皇甫谧《甲乙经·阳厥大惊发狂痫》云:“癫疾,僵仆、转筋。”

  隋·巢元方等《诸病源候论·癫狂候》云:“癫者,卒发仆地,吐涎沫,口歪目急,手足缭戾,无所觉知,良久乃苏。”

  隋唐·杨上善《黄帝内经太素》云:“僵仆倒而不觉等谓之癫。”

  《中医百病名源考·癫》云:“癫之为病,颠也。颠者,倒也。故先秦以癫名病者,即本谓形体颠仆之形癫(癫痫)也……《内经》之癫,即今之痫。”

  唐时之癫,转指癫(疾)病

  隋以前述癫,即今之痫病和狂病,《中医百病名源考·癫》:“癫于唐时,转指心神颠倒错乱之病(即今之癫疾)而言。”

  唐·孙思邈《千金方·风癫》云:“凡癫发则卧地,吐涎沫无知……风癫,掣疭,口眼张大,口中出白沫或作声,或死不知人……凡诸百邪之病,源其多涂,其有种种形象,示表癫邪之端,而见其病:或有默默而不声,或复多言而谩说,或歌或哭,或吟或笑,或眠坐沟渠,淡食粪秽,或裸形露体,或昼夜游走。”

  文中前后混淆不清,既有痫病症状之描述,又有“心神颠倒错乱”癫病之表现。究其因,正如《中医百病名源考·癫》所云:“此正先秦形癫之癫,‘突变’为后世神癫之癫前之‘渐变’,是癫之名义始转于唐,本亦甚明。”、“癫之言颠(蹎、走真),又谓颠倒。其在隋前,原指形体颠倒(跌仆)疾,而在唐时,又转指心神颠倒(错乱)病。此时代变迁,语言发展,而词义由言具体转而以谓抽象矣。”所以,《素问·腹中论》王冰注“多喜曰瘨”,正是心神颠倒错乱之病,即今之癫狂病中之癫病也,表现为精神抑郁,沉默痴呆,喃喃自语,语无伦次,静而多喜等症状。

  二、病因病机

  1;情志所伤 心藏神,主神志,肝藏魂,主疏泄。若恼怒郁愤,则心气不平,肝失疏泄,气机失调,扰动心神而成;或肝郁不解,木气太过,克伐脾土,水渎失职,痰湿内生,或肝郁化火,则痰火逆乱。心神被扰而成;若暴怒不止,则气机痹阻。血行滞涩,日久为瘀,或瘀痰互结,痰阻升降之机,终由阴阳失司而成。

  2;痰气郁结 思虑太过,所愿不遂,心脾受伤,思则气结,心气受抑,脾气不发,则痰气郁结,上扰清窍,以致蒙蔽心神,神志逆乱而成。或思虑太过,心血内耗,脾失化源,心脾两虚,血不荣心,或药物所伤,中州受损,中阳虚衰,神明失养而成。。

  3;先天遗传 即胎儿在母腹中有所大惊,胎气被扰,升降失司,阴阳失平,致使先天不足,脑神虚损,生后一有所触,则气机逆乱,神机错乱引发本病。

  总之,本病多由于七情内伤,致使气滞、痰结、血瘀或先天遗传致虚与脑神异常所致,以脏气不平,阴阳失调,神机逆乱为病机关键。其病位在心脑,与肝脾肾关系密切。因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主神明,统领魂魄意志,忧动于心则肺应,思动于心则脾应,怒动于心则肝应,恐动于心则肾应;脑为元神之府,神机之源。

  三、临床表现

  癫病以精神失常为其各证候的共有特征,以精神抑郁,表情淡漠,沉默痴呆,语无伦次,静而少动,喃喃自喜,不知秽洁,不知羞耻为特征。发病一般较慢,部分患者可有晨重晚轻的节律变化。常伴有失眠、纳差、便秘等症状。

  四、诊断与鉴别

  诊断

  1;患者平素性格内向,大多数近期有情志内伤史。

  2;以精神抑郁,表情淡漠,沉默痴呆,出言无序,或喃喃自语,静而少动,多喜为其主要临床表现。

  3;家族史有患本病或类似疾病的病史。

  4;病情的轻重与反复常与情志有关。

  5;多发于青壮年女性,今年临床资料表明,少年病例有增多之势。

  6;必须排除因器质性疾病以及药物原因导致的精神失常。

  鉴别诊断

  1;郁病 郁病的心神惑乱型表现为精神恍惚,心神不宁,悲忧善哭为特征,与癫病表现相似,但郁病心神惑乱型常因精神刺激而诱发,表现多种多样,但同一患者每次发作多为同样几种症状的重复,不发作时一如常人。

  2;痴呆 癫病与痴呆症状表现亦有相似之处,但痴呆以智能低下为突出表现,以神情呆滞、愚笨迟钝为主要证候特征,其部分症状可自制,其基本病机是髓减脑消,神机失用,或痰浊瘀血,阻痹脑脉。

  五、疾病治疗

  1.西医治疗

  1、首选地西泮(安定)10~20毫克静脉注射,无效时每隔1~2小时重复,可用3-4次,顽固者需继续用40~60毫克加入10%葡萄糖液500毫升中静脉滴注维持;  2、苯巴比妥钠0.1~0.2克肌内注射;  3、10%水合氯醛10毫升鼻饲;  4、意识障碍时间长者应加用脱水剂、肾上腺皮质激素治疗;  5、注意观察体温、脉搏、呼吸、血压、瞳孔和神志变化,保持呼吸道通畅,及时氧气吸入。病情控制后按大发作常规给予口服抗癫痫药物治疗。

  2.中药治疗

  1、痫可定(片剂)  组成:青礞石Z00克,白矾200克,全蝎85克,蜈蚣85克,守宫100克,鹿角霜200克,紫河车200克,珍珠母200克。  用法:将上药共研细末,制成片剂,每片含生药0。3克。每日3次,每次7~10片,儿童酌减。  2、抗痫片  组成:桃仁、赤芍、红花、川芎、半夏、香附、木通、苏子、青皮、大腹皮、桑白皮。  用法:上药共研细末打片,每片含生药O.3克。每日3次,每次按每公斤体重半片。  3、痫宁  组成:炙马钱子40克,石菖蒲40克,丹参40克,郁金60克,白矾120克,朱砂30克,苯巴比妥720毫克,利眠宁720毫克。  用法:马钱子先煮1~2小时,取出后放入麻油中炸至焦黄,去芫,研细末。其余各药研细末与马钱子末拌匀,装人空心胶囊,每粒0。5克。每日2次,成人每次5~6粒,1~3岁每次2~3粒,4~10岁每次3~4粒。温水送服。  4、癫痫丸  组成:巴豆霜5克,杏仁20克,赤石脂50克,代赭石50克。  用法:上药共研细末,搅拌均匀,蜜制为丸如黄豆大。每日3次,每次3粒,饭后温水送服。孕妇忌服。  5、五生丸(癫痫二号片)  组成:生半夏3份,生南星3份,生川乌3份,生白附子3份,生白芍9份,黑大豆30份,生姜汁适量。  用法:先将半夏、南星、川乌用清水漂洗5~7天。晾干后与其他药共研细末,加姜汁拌匀,制成片剂,每片含生药0。3克。每日2次,每次5~6片,儿童酌减。  6、河南囊虫丸2号  组成:皂角刺62克,蛇床子62克,蜈蚣7条,胆南星46克,僵蚕62克,朱砂9芄,青礞石93克。  用法:上方诸药共研细末,炼蜜为丸,每丸重2。5克。每日3次,每次1丸,儿童酌减。  7、朱砂一粒丹  组成:炒牙皂10克,乳香10克,没药10克,郁金8克,木香8克,紫菀8克,陈皮10克,甘草6克,牛角1.2克,麝香1克,巴豆霜8克,朱砂5克。  用法:上列各药除朱砂外,共研细末,面糊为丸如绿豆大,朱砂为衣。每晚1次,每次10~15粒。  加减:伴气血虚弱加服归脾丸;伴肝肾阴虚加服六味地黄丸;伴肝胃不和加服柴胡疏肝散;伴肝火痰热加服龙胆泻肝丸;伴胃热加生石膏30~60克,水煎月艮。若小儿惊痫,以本药含服僵蚕钩藤汤(赤芍、川芎、僵蚕、蝉退、钩藤、天竺黄、半夏、杏仁、茯苓、木通、黄芩、甘草、石菖蒲)。

  六、辨证论治

  1.辨证要点

  1;辨明新久虚实 本病早期或初病多以精神兴奋、烦躁为主要表现,多为实证;病久则多见精神抑郁、悲愁为主要表现,多属虚证。

  2;确定病性 精神抑郁,哭笑无常,多喜太息,胸胁胀闷,此属气滞;神情呆滞,沉默痴呆,胸闷痞满,此属痰阻;情感淡漠,浑浑噩噩,气短无力,此属气虚;沉默少动,善悲欲哭,肢体困乏,此属脾虚;深思恍惚,多疑善忘,心悸易惊,此属血虚。

  2.治疗原则

  本病以理气解郁,畅达神机为其治疗原则。此外,移情易性不但是防病治病的需要,也是防止反复与发生意外不可忽视的措施。

  3.分证论治

  症状:精神抑郁,情绪不宁,沉默不语,善怒易哭,时时太息,胸胁胀闷,舌质淡,舌苔薄白,脉弦。

  治法:疏肝解郁,行气导滞。

  方药:柴胡疏肝散加味

  4.痰气郁结

  症状:精神抑郁,表情淡漠,沉默痴呆,出言无序,或喃喃自语,喜怒无常,秽洁不分,不思饮食,舌红苔腻而白,脉弦滑。

  治法:理气解郁,化痰醒神。

  方药:加味导痰汤。

  5.心脾两虚

  症状:神思恍惚,魂梦颠倒,心悸易惊,善悲欲哭,肢体困乏,饮食锐减,舌淡苔腻,脉沉细无力。

  治法:健脾养心,调畅气机。

  方药:养心汤送服越鞠丸。

  6.气阴两虚

  症状:久治不愈,神志恍惚,多言善惊,心烦易怒,躁扰不寐,面红形瘦,口干舌燥,舌红少苔或无苔,脉沉细而数。

  治法:益气养阴。

  方药:四君子汤送服大补阴丸。

  七、预防与调摄

  本病属神志失常的疾病,故尤其是对家族史又性格内向之人,要加强思想修养,正确对待各种事物,保持心情开朗,是预防本病的重要措施。

  本病除药物治疗外,调摄护理也很重要。如情志、起居饮食、劳役等得调摄;护理工作也要加强,防止意外。病人不宜从事高空作业及驾驶、操纵机械等危险性大的工作。平素亦要防止恶言、讥讽扰乱情志,要给予关心照顾。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名医生

推荐专家

  • 武爱文主任医师 胃肠外科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 王成锋主任医师 腹部外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 谭先杰主任医师 妇科 北京协和医院

  • 赵平主任医师 腹部外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