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400-1818-228

疾病列表 / 甲状腺肿大

甲状腺肿大

甲状腺肿大

    一、病因

    大多数单纯性甲状腺肿患者没有明显的病因,部分患者的发病可能与下列因素有关:

    1.碘缺乏

    碘是合成甲状腺激素的必须元素,碘元素不足,机体不能合成足够的甲状腺激素,反馈刺激垂体TSH升高,升高的TSH促使甲状腺增生,引起甲状腺肿。我国是碘缺乏严重的国家,国家推行的”全民加碘盐”政策是防止碘缺乏病的最有效的措施。

    2.酶缺陷

    甲状腺激素合成过程中某些酶的先天性缺陷或获得性缺陷可引起单纯性甲状腺肿,如碘化物运输酶缺陷、过氧化物酶缺陷、去卤化酶缺陷、碘酪氨酸耦联酶缺陷等。

    3.药物

    碘化物、氟化物、锂盐、氨基比林、氨鲁米特、磺胺类、保泰松、胺碘酮、磺胺丁脲、甲巯咪唑、丙基硫氧嘧啶等药物可引起单纯性甲状腺肿。这些药物通过不同的机制,干扰或抑制甲状腺激素合成过程中的各个环节,最终影响甲状腺激素合成,反馈引起TSH升高,导致甲状腺肿。

    4.吸烟

    吸烟可引起单纯性甲状腺肿,因为吸入物中含硫氰酸盐,这是一种致甲状腺肿物质,吸烟者血清甲状腺球蛋白水平要高于非吸烟者。

    5.遗传因素

    Brix(1999)曾对非地方性甲状腺肿流行地区的5000多例单卵双生和双卵双生的同性别孪生子进行研究,发现单纯性甲状腺肿的遗传易感性占82%,18%归因于环境因素,该研究结果是散发性甲状腺肿可由遗传因素引起的重要证据。目前发现与散发性甲状腺肿发病有关的遗传因素有14q、多结节性甲状腺肿基因-1、3q26、Xp22、甲状腺球蛋白基因等。流行病学资料表明,甲状腺肿常常有家族聚集性。

    6.其他疾病

    皮质醇增多症、肢端肥大症及终末期肾脏疾病患者可发生单纯性甲状腺肿。

    二、临床表现

    1.甲状腺肿大或颈部肿块

    甲状腺肿大是非毒性甲状腺肿特征性的临床表现,患者常主诉颈部变粗或衣领发紧。甲状腺位于颈前部,一旦肿大容易被患者本人或家人发现,有时甲状腺肿可向下沿伸进入胸腔,这可能是由于胸廓内负压和肿瘤重量下坠所致;偶见甲状腺肿发生于迷走甲状腺组织。

    病程早期为弥漫性甲状腺肿大,查体可见肿大甲状腺表面光滑,质软,随吞咽上下活动,无震颤及血管杂音,随着病程的发展,逐渐出现甲状腺结节性肿大,一般为不对称性、多结节性多个结节可聚集在一起,表现为颈部肿块。结节大小不等、质地不等、位置不一。甲状腺肿一般无疼痛,如有结节内出血则可出现疼痛。如体检发现甲状腺结节质硬活动度欠佳,应警惕恶变可能。

    2.压迫症状

    压迫症状是非毒性甲状腺肿最重要的临床表现,压迫症状在病程的晚期出现,但胸骨后甲状腺肿早期即可出现压迫症状。

    (1)压迫气管 轻度气管受压通常无症状,受压较重可引起喘鸣、呼吸困难、咳嗽。胸骨后甲状腺肿引起的喘鸣和呼吸困难常在夜间发生,可随体位改变而发生(如患者上肢上举)。

    (2)压迫食管 食管位置较靠后,一般不易受压,如甲状腺肿向后生长并包绕食管,可压迫食管引起吞咽不畅或困难。

    (3)压迫喉返神经 单纯性甲状腺肿很少压迫喉返神经,除非合并甲状腺恶性肿瘤,肿瘤浸润单侧喉返神经可引起声带麻痹、声音嘶哑,双侧喉返神经受累还可引起呼吸困难。出现喉返神经受压症状时,要高度警惕恶变可能。

    (4)压迫血管 巨大甲状腺肿,尤其是胸骨后甲状腺肿可压迫颈静脉、锁骨下静脉甚至上腔静脉,引起面部水肿,颈部和上胸部浅静脉扩张

    (5)压迫膈神经 胸骨后甲状腺肿可压迫膈神经,引起呃逆,膈膨升。膈神经受压较少见。

    (6)压迫颈交感神经链 胸骨后甲状腺肿可压迫颈交感神经链,引起Horners综合征。

    三、检查

    1.血清TSH、T3、T4检测

    单纯性甲状腺肿患者血清TSH、T3、T4水平正常。

    2.碘131摄取率

    碘131摄取率正常或升高。

    3.血清TPOAb、TgAb

    一般为阴性,少数可为轻度升高,可提示其将来发生甲减的可能性较大。

    4.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

    对于B超显示为低回声的实质性结节、钙化结节直径≥1mm的结节、质地较硬结节或生长迅速的结节应行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是术前评价甲状腺结节良恶性最有效的方法,敏感性为65%~98%,特异性为72%~100%。

    5.颈部X线检查

    对病程较长,甲状腺肿大明显或有呼吸道梗阻症状或胸骨后甲状腺肿的患者应摄气管X片,以了解有无气管移位、气管软化,并可判断胸骨后甲状腺肿的位置及大小。

    6.颈部超声检查

    颈部B超是诊断甲状腺肿方便、可靠的方法。B超能检测出2~4mm的小结节,因此B超能发现体检触不到的结节,通常体检发现成人甲状腺结节的发生率为4%~7%,而B超检查发现成人近70%有甲状腺结节。

    彩色多普勒检查时,可发现正常甲状腺血流信号无明显增加,呈散在的少许血流信号。

    7.核素显像

    核素显像可以评价甲状腺形态及甲状腺结节的功能。弥漫性甲状腺肿可见甲状腺体积增大,放射性分布均匀,结节性甲状腺肿可见热结节或冷结节。

    8.颈部CT和MRI

    颈部CT或MRI并不能提供比B超更多的信息且价格较高,但对于胸骨后甲状腺肿有较高的诊断价值。

    9.呼吸功能检测

    巨大甲状腺肿或胸骨后甲状腺肿应行肺功能检测以对气道受压情况做出功能性评价。

    四、诊断

    非地方性甲状腺肿流行区域的居民,甲状腺弥漫性肿大或结节性肿大,在排除甲亢、甲减、桥本甲状腺肿、急性甲状腺炎、亚急性甲状腺炎、无痛性甲状腺炎、甲状腺癌等疾病后可诊断为单纯性甲状腺肿。

    诊断非毒性甲状腺肿必须证实甲状腺功能处于正常状态及血清T3、T4水平正常。甲状腺功能状态有时在临床上难以评价,因为有些甲亢患者,尤其是老年人临床表现轻微或不典型。

   五、 鉴别诊断

    1.桥本甲状腺肿(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

    表现为甲状腺双侧或单侧弥漫性小结节状或巨块状肿块,TPOAb、TgAb皆为阳性,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可确诊。

    2.Riedel甲状腺炎(慢性纤维性甲状腺炎)

    表现为甲状腺无痛性肿块,质地坚硬,固定,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意义不大,需手术活检确诊

    3.甲状腺腺瘤

    表现为甲状腺单发性肿块,质韧,与非毒性甲状腺肿的单发结节难以鉴别,超声检查结节外周有包膜,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有助于鉴别。

    4.甲状腺癌

    表现为甲状腺单发性或多发性肿块,质硬,邻近淋巴结肿大,髓样癌伴有血清降钙素水平升高,病理学检查确诊。

    六、治疗

    对于多数单纯性甲状腺肿患者,不论是弥漫性还是结节性,可以不需任何特殊治疗。

    1.治疗指征

    下列情况需要治疗:

    (1)有局部症状,从颈部不适到严重压迫症状。

    (2)影响美观。

    (3)甲状腺肿进展较快。

    (4)胸骨后甲状腺肿。

    (5)结节性甲状腺肿不能排除恶变者。

    (6)伴甲状腺功能异常者(包括临床甲亢)。

    2.治疗原则

    单纯性甲状腺肿患者临床表现轻重不一,差异较大,因此,治疗方案应个体化。因为单纯性甲状腺肿的甲状腺功能是正常的,不需要治疗除非患者有美容要求或有压迫甚至怀疑肿瘤的情况下,采取放射碘碘131治疗或手术治疗。

    3.不治疗、临床随访

    许多单纯性甲状腺肿患者甲状腺肿生长缓慢,局部无症状,甲状腺功能正常,可不予特殊治疗,临床密切随访,定期体检、B超检查。另外,要定期检测血清TSH水平,以及早发现亚临床甲亢或甲减。如有明显的致甲状腺肿因素存在,应予去除。

    4.TSH抑制治疗

    部分单纯性甲状腺肿的发病机制与TSH的刺激有关,用外源性甲状腺激素可以抑制内源性TSH的分泌,从而防治甲状腺肿的生长,TSH抑制治疗已被广泛应用于单纯性甲状腺肿的治疗。

    TSH抑制治疗前,应检测血清TSH水平,若血清TSH水平正常,则可进行TSH抑制治疗,若血清TSH<0.1mU/L,则提示有亚临床甲亢,不应行TSH抑制治疗。TSH抑制治疗时应检测血清TSH水平或甲状腺摄I率(RAIU),一般认为血清TSH<0.1mU/L或RAIU<5%为完全抑制,高于这水平为部分抑制。一般认为,血清TSH水平抑制到正常范围的下限水平即可。对于TSH抑制性治疗的有效性是一个有争论的问题,治疗时需要将TSH抑制到正常值以下,并注意长期抑制TSH治疗可能造成心脏和骨骼的副作用。

    5.放射性碘131治疗

    放射性碘131在毒性甲状腺肿的治疗中已广泛应用,在非毒性甲状腺肿的治疗中尚未广泛应用。近年来情况有所改变,碘131治疗单纯性甲状腺肿已被越来越多的重视。近10年来,有多篇文献报告采用一次性大剂量I治疗单纯性甲状腺肿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可使80%~100%的患者的甲状腺体积缩小40%~60%。

    6.手术治疗

    手术治疗可以迅速解除局部压迫症状,因此,手术治疗单纯性甲状腺肿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

    7.穿刺抽吸或注射无水酒精

    对于囊性结节可行穿刺抽吸或注射无水酒精,能起到使结节退缩的疗效。  
 
版权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名医生

推荐专家

  • 武爱文主任医师 胃肠外科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 王成锋主任医师 腹部外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 谭先杰主任医师 妇科 北京协和医院

  • 赵平主任医师 腹部外科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